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科学养猪 > 商河生猪养殖:宁产合同猪稳赚不养自繁猪发财!

商河生猪养殖:宁产合同猪稳赚不养自繁猪发财!


/ 2020-03-23

  3月19日,农业农村部召开研究农业农村经济运行有关工作的常务会议,会议要求通过“抓大带小”恢复生猪生产,并继续做好非洲猪瘟监测防控。

  经济导报记者在有“济南菜篮子”之称的商河县采访了解到,该县没有发现一例非洲猪瘟病害,但其生猪产能受到一定影响。好在规模化养殖场经受住了考验,且在上市公司等大型企业的介入下,产业分工更明晰的“合同猪”养殖在商河蔚然成风,生猪产能有望实现在“今年年底恢复正常”,猪肉价格有望逐渐回落。

  3月23日,济南白条肉报价每斤27.45元。肉价与生猪价格联动紧密,商河县外三元(品种名)生猪报价每斤16.9元,这几乎是行业公认的、每斤6元的最低养殖成本的三倍。

  肉价坚挺的背后,是产量与产能的不足。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透露,2019年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,我国猪肉产量4255万吨,下降21.3%;另据了解,同期国内生猪产能下滑最高时达30%,可繁育母猪存栏量下滑近一半。

  据济南商棋农业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商棋”)总经理马文亮回忆,2018年底开始,一场突如其来的非洲猪瘟疫情影响我国,“这种病传染性非常强,熟肉制品都有可能成为病毒载体,生猪一旦发病,死亡率100%,是行业必须严防死守的疫病。”

  疫情出现后,商河县落实20小时公路动物卫生检查站制度,并对全县1500余家生猪养殖场(户)全覆盖式检查。

  但在“零疫情”的商河,全县的生猪产能也有一定的下降,再加上其他生猪产区的疫情,导致济南市场肉价走高。

  “我们厂设计生猪年出栏量是2万头;根据目前存栏量估算,今年产能应该在1万头左右。”马文亮透露。

  “一位养猪散户的生产区与生活区在一起,当时我就说‘您这样养猪不行’。”马文亮回忆称,此前,不少养殖户采取的防疫措施很不健全。

  不过这样的养殖户净利却不低,“这些散户往往自繁(繁殖仔猪)自育(育肥),每斤饲养成本能降至6元以内。”马文亮如是推算:一头母猪一年产子20多头,按20头养成、每头育肥220斤出栏、每斤17元的收购价格计算,净利将超过48000元,“这还不是按最高收购价计算的。所以表面上看,2019下半年到现在,养殖户都应该赚钱了才对。”

  然而现实是,商河不少养殖户降低存栏、缩减了产能,还有不少转行外出务工。究其原因,就因上述传统养殖模式。“其实散户也清楚,一旦发生疫病自己就血本无回。所以猪瘟疫情期间都持观望态度。”马文亮表示。

  与之对比鲜明的,是商棋这样的规模化养殖场,正采取最严格的消毒防疫措施:人员和设备进出必须消毒、生产生活区域严格分离,生猪转运都要在厂区外进行。

  而经济导报记者造访的另一家企业——济南安池畜牧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安池牧业”)的消毒措施更为严格:经济导报记者只进入了办公区域,也被要求雾化消毒,“为了隔绝传染,现在我们的工人都是吃住在猪舍。”公司总经理陶郅勇如是介绍。

  据介绍,商棋已经跟国内某上市牧业集团签订了合作协议,“对方提供仔猪、技术、防疫,死亡率要求控制在5%以内,养成后则按约定好的价格收购。”马文亮将这种模式称为“专业育肥代养模式”,“简称养‘合同猪’,养一头猪的净利,在150元至200元。”

  尽管净利不到散户“自繁猪”的十分之一,但商棋依然决定扩大“合同猪”的存栏量,“因为资金回笼的额度、时间,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,我们也能据此安排生产计划,企业发展也有更明晰的规划。”马文亮表示。

  虽然仔猪、技术、防疫都是合作方提供,但在履行“养猪合同”时,商棋依然有落实不到位之处,导致净利润达不到预期。

  “于是我们按合作方的技术要求,升级了我们的设施,包括一套纯净水处理设施。”马文亮戏称,这套设施处理出的纯净水,比人饮用的纯净水都干净。

  而后,他发现仔猪的存活率、饲养肉料比有了明显提升,“也是因为盈利有了明确的预期,我们可以专注于技术升级,继而提升了养殖水平。”

  马文亮认为,开篇提到的“抓大带小”,“就是通过大的上市牧业公司带动链条上各个环节,使其专注于各自分工,从而提升行业整体水平。”

  陶郅勇也有类似的描述,“我们集团(安池集团)就是一家综合类牧业公司,我们场不仅为商河各养殖场(户)供应仔猪,也是集团产业的重要一环。”

  不过,据陶郅勇观察,这两年商河也有不少家庭农场兴起,“这些农场的防疫、养殖水平明显高于散户,‘自繁猪’‘合同猪’存栏搭配也更灵活,利润区间合理,未来这批家庭农场或能提供大量产能。”他认为“抓大带小”,能在规模化养殖场的带领下,行业涌现出一批灵活经营的家庭农场,继而恢复生猪产能。

  就在3月初,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发布数据称,山东全省生猪出栏连续3个月环比增长,1月份增幅达到17.99%。相关负责人还提出具体目标:“努力确保今年年底生猪产能基本恢复到接近正常年份水平。”

  “目前我们场年产1万头仔猪,随着行业信心的提升,预计2021年的产能将突破2万头。”陶郅勇表示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